現在的我很健忘。

以前我的記性還不錯。
但當我開始發現記得的越多,就會越跟自己過不去。

所以我慢慢學會遺忘,忘卻一些可能、或許、應該不需要留在記憶中的事。

漸漸地,其實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是習慣性刻意遺忘,還是真的健忘了。

或許也沒有真的遺忘,只是習慣了把一些東西往心裡深處堆。

或許哪天爆棚了,才會發現原來那些記憶從沒離開過。

或許那一天,我才能找回最初的我。

致靈魂逐漸被社會同化的自己,貳〇壹陸。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9 Sat 2014 00:33

當你踏出學生這個職業,當你走進社會人士這個職業,你就注定要讓工作吞噬你的生活。

一次又一次承諾自己要去做什麼瘋狂的事,要去哪裡透透氣,卻都不能再像學生時代那樣灑脫說走就走了。

那,我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要這樣在過生活,不,在生存?

一再一再跟自己說,忙完了就要好享受生活一下。可是。。。

“忙完”是什麼?

要怎麼透口氣?

為什麼我一直覺得,任何一個地方,其實真的不會因為任何一個人的消失或離開而毀滅或亂了陣腳。

但,我卻還是走不開?

為什麼那麼多為什麼,我卻沒辦法說出任何一個因為?

其實如果自己都沒辦法好好說服自己,要拿什麼立場來說服別人?我不明。

解答是其實我很弱。

我連自己的人生都沒辦法掌控。

承蒙各路英豪一直一直撐在背後,以致於我可以繼續前行。

那麼多的無力感,其實我不想讓它浮上來,但其實它已經多得把整個我撐得好高好高。高得氣壓好低。高得空氣好稀薄。高得令人窒息。

眠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這樣的凌晨2點鐘,我到底在做什麽?

其實平時真的沒有時間好好思考。

每天庸庸碌碌,到底追求著什麽?

期待著什麽?盼望得到什麽?

爲什麽生氣?爲什麽彷徨?

正在面對什麽?爲什麽要面對這些?

看得見的、看不見的煩惱接踵而來,

然,這些煩惱真的是自尋煩惱。

 

每天面對這那麼多不同的人,

每個人作風有那麼的不同,

如果什麽都要去看,真的沒那麼多心力。

如果什麽都選擇不看,又過不了自己心里那一關。

我不想成為沉默螺旋中的一個,

但成為發聲者真的很累。

 

其實我要的很簡單,

我並沒有什麽宏圖大業要追求,

我只是很單純的想把事情做好,

我只是不想看見一些明明看得見的事情、

可以處理得到的事情一直被耽擱。

就這麼簡單。

 

你可以說我多事,

你也可以說我越界,

但如果自己的工作都不做好,

又憑什麼來對其他人做出評斷?

 

庸庸碌碌。

我想是該靜下來好好想想了。。。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们真的对你很失望」

今天的故事从这里开始。。。(后来改口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这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正吃着早餐的我,忽遭五雷轰顶之势袭击。

我才发现,原来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一场空。

这座空荡荡的城堡,从一间一间没有网路、没有电脑室、没有电话、没有插座的城堡,

到现在大家都安居乐业,各司其职(虽然有点无奈大家都各司很多职)

偏偏!偏偏!就是有些人看不见大家的努力。

    我想这里也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地方了。

人事已非,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眷恋了。

从还没搬进这座城堡,到现在城堡住着上千个人,

你们到底看见我们在这期间因为你们的不专业受了多少苦吗?

你们到底知道我们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卖命吗?

你们到底了解你们给的薪水其实只是我们工作量的十分之一吗?

 

你们不懂。如果懂你们就不会这么的不谅解。

在这一座大城堡里,

住着很多人。

有些背上扛着一整个家还是劳碌奔波;

有些家庭事业两头跑还不遗余力;

有些大老远千里迢迢来这里离乡背井。

偏偏!偏偏!就是有些人以为自己付出了很多,

然后就要每个人都看见,然后就要每个人都赞扬,

然后就要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贡献抛一旁为他鼓掌。

 

我们真的对你很失望

我相信这句话只是一个人的感想。我也选择只相信这是某一个人自己的感想。

那个人无知、幼稚、就好像做了一点好事就要爸爸妈妈拍拍头说「好乖」。

要比功劳吗?

你拿什么来比?嘴巴?

 

Who you think you are?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3 Sun 2014 22:06
  • 母校

纷纷扰扰,
我其实还是不明白大人的世界。

我不知道【笨珍培群独中】对你们来说是什么。

对我来说,她是我的母校。
这位她,是我的第二个家,
学生时期是这样,现在也一样。

很多柔南一带社会人士
这间华文学校都有莫名的期许,
但。。。在你们的期许下,
你们付出了什么?

捐了钱,所以就要看到些什么?
捐了钱,所以你就是老板,你就要看到成果?
捐了钱,所以这就是你们财产的一部分?
捐了钱,所以可以有资格对学校指指点点?

钱。
她须要哺育很多人成人。
她须要培养很多人成才。

她缺的,不是钱。
她缺的是爱,是关怀。

我每天倾听她诉说她的故事,
她有时候笑得眉开眼笑;
她有时候哭得锥心泣血。

她总是说,
子女能回来是很令人开心的事,
但她能给的不多,
她希望子女能够赚大钱,
过上好日子。

我对她说,
赚大钱就能过好日子吗?
很多人腰缠万贯,然后呢?
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这样算过好日子吗?
平凡点,不是很好吗?

她笑而不语。
我知道其实她心里
还是期待着子女回到身边。

一年一年,她送走了一批一批的子女。
她每天都在等着子女回家看她。
一天一天的期待,一天一天的失落。
回来的子女零零落落。

她生病时,最希望看到的不是医生,
而是子女齐聚一堂、甚至子孙。

她说:
我的期待,慢慢变成无奈,
但他们始终不明白。
我要的是陪伴,而不是两百块,
比你给的还简单。

我回来了。

我回来的半年里,
我试图找回过往。
但是其实很模糊。很模糊。。。
我试图重塑过往,
但是其实很难。很难。。。

对于那些指指点点,
什么都不做的人,
我送你一句话:

我不敢说我为学校做了什么,
但我能说,我至少为学校做了些什么。

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我的文字不美。不足以感动人。
因为我是媒体人。现实的媒体人。
我不是大文学家,我不是大作家。
本不应写出这么感性的文字。
感动人的本就不应该是文字,而是故事。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人生不同的阶段,
出现过不同的人、事、物。

在这些阶段中,我遇到过很多让我转折的契机。
在上学的阶段中,更让我遇到不少转折点。


在小学时,我遇到总是对我赞许有加的老师,让我倍感信心。
在中学时,我遇到不放弃我的老师,让我学会,看事情不能只看一面。
在中学时,我遇到对我不断提拔的老师,让我有很多机会学习更多东西。
在大学时,我遇到对我能力欣赏的老师,让我有共同提升、一起进步的机会。

我很庆幸每当我冲太快时,身边总会有人替我刹车,
让我不至翻车。

白羊的倔强让我碰了不少壁,但我很感谢这些壁,它让我成长,让我学会很多,
让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是,
然后再置之死地而后生。
借九把刀的名言:“所有事情会发生,必定有其存在的意义。”

你既然不能阻挡它发生,那就面对它,解决它,放下它。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如果生存著,只為了生活而用時間換錢,然後因為工作造成生活乏味,再用錢去買時間。。。這樣到底意義何在?尤其是工作是為了替別人賺更多錢為前提。

所以我一直都想把工作融於生活,把生活融入工作。

之前一整年其實有點趨向這樣的生活了,但因為身邊的人都不了解這樣的工作形態,而對他們來說,這樣的生活是游手好閒。其實freelancer只是收入不穩定,有工作才有收入,但若有工作的情況下,是整比進賬,這和一般社會上的“用上班時間換取固定薪資”的情況是完全不一樣的模式,因此很多人無法理解,甚至無法接受這模式。

而為什麼我會一直沒錢呢?其實是我個人因素。期間我其實接了不少project,但因為砸了不少在某計劃中,此計劃目前失敗了好幾次,也耗了我不少資金,但也累積了很多很多經驗值。至於計劃的內容是高度商業機密,反正說了也沒幾個人會懂,且會有被剽竊的擔憂。

其實現在的工作也算ok,我是倔強派的,要我心甘情願為某公司賺錢,辦不到。所以才會選擇回到中學,一方面替學校助跑,一方面我也能有比較多的下班後的時間致力於上述計劃,且目前工作範疇大部分和我的目標有相當的經驗值累積,雙方得益。

有蠻多想法其實以我自己的力量其實很難完成,而且整個概念其實都不穩定,所以只能龜速前行;再加上硬體和軟體上的不足,更怠慢了整個進展,其實蠻無奈的。要是在台灣的時候能夠有這些想法,進展應該會更快,因為台灣目前的硬體和軟體,再加上一些共享資源的輔助,才有辦法有效率完整化整個概念的架構。不過怨天尤人也不會有什麼幫助,還不如把心思全心投入。

其實有時覺得自己跑太快了,往回看的時候,發現身邊的人都不太跟得上。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棲上了直頭,卻成為獵人的目標。飛上了青天,才發現自己從此無依無靠。

有時候,很莫名地,遇到看不慣的事,就整個人變很尖銳。其實一直都在告訴自己,凡事莫理,眾地莫企。但尷尬的是,白羊個性就是愛看不順眼。

我發現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你感覺到對方怎麼對你,其實是因為你怎麽对别人。有時候是凸面鏡,會把成像放大,所以會傷了別人。有時候是凹面鏡,會把成像縮小,所以會傷了自己。

why so serious?
總愛用開玩笑化解尷尬,但當對方對自己的玩笑認真的時候,就是會倔強地不去化解,然後開始生悶氣,氣對方為什麼要把玩笑當真。

所以我想,是時候把自己封印起來了。讓自己好好想想,未來的路要怎麼前進。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MD你ubah個屁! 被警察抓只會想塞錢
TMD你ubah個屁! 手中垃圾還是隨地亂丟
TMD你ubah個屁! 見弱勢需要幫助視而不見
TMD你ubah個屁! 自己違反規則還用塞錢解決
TMD你ubah個屁! 毒害工廠在你身邊你視而不見
TMD你ubah個屁! 網路謠言你一概接受不自己查證
TMD你ubah個屁! 服務業態度惡劣你還是敢怒不敢言
TMD你ubah個屁!



TMD你ubah個屁!
TMD你反貪污個屁!
TMD你反不公個屁!

Ubah自己的思想吧!
學習如何做一個公民,
學習如何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公民。

改變,從自己做起。

 

*TMD只是一種態度,與“幹”同理。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借鏡台灣,觀看大馬--1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作者:龙应台 
 

    在昨晚的电视新闻中,有人微笑着说:“你把检验不合格的厂商都揭露了,叫这些生意人怎么吃饭?”我觉得恶心,觉得愤怒。但我生气的对象倒不是这位人士,而是台湾一千八百万懦弱自私的中国人。

    我所不能了解的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包德甫的《苦海余生》英文原本中有一段他在台湾的经验:他看见一辆车子把小孩撞伤了,一脸的血。过路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助受伤的小孩,或谴责肇事的人。我在美国读到这一段。曾经很肯定地跟朋友说:不可能!中国人以人情味自许,这种情况简直不可能!

    回国一年了,我睁大眼睛,发觉包德甫所描述的不只可能,根本就是每天发生、随地可见的生活常态。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蝉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

    我看见摊贩占据着你家的骑楼,在那儿烧火洗锅,使走廊垢上一层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叶塞在墙角。半夜里,吃客喝酒猜拳作乐,吵得鸡犬不宁。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哎呀!不敢呀!这些摊贩都是流氓,会动刀子的。

    那么为什么不找警察呢?警察跟摊贩相熟,报了也没有用;到时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祸上门了。

    所以呢?所以忍呀!反正中国人讲忍耐!你耸耸肩、摇摇头!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受折磨的你首先应该双手叉腰,很愤怒地对摊贩说:“请你滚蛋!”他们不走,就请警察来。若发觉警察与小贩有 勾结——那更严重。这一团怒火应该往上烧,烧到警察肃清纪律为止,烧到摊贩离开你家为止。可是你什么都不做;畏缩地把门窗关上,耸耸肩、摇摇头!

    我看见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赏落日、去钓鱼。我也看见淡水河畔的住家整笼整笼地把恶臭的垃圾往河里倒;厕所的排泄管直接通到河底。河水一涨,污秽气直逼到呼吸里来。

    爱河的人,你又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没有勇气对那个丢汽水瓶的少年郎大声说:“你敢丢我就把你也丢进去?”你静静坐在那儿钓鱼(那已经布满癌细胞的 鱼),想着今晚的鱼场,假装没看见那个几百年都化解不了的汽水瓶。你为什么不丢掉鱼竿,站起来,告诉他你很生气?我看见计程车穿来插去,最后停在右转线 上,却没有右转的意思。一整列想右转的车子就停滞下来,造成大阻塞。你坐在方向盘前,叹口气,觉得无奈。

    你为什么不生气?哦!跟计程车可理论不得!报上说,司机都带着扁钻的。

    问题不在于他带不带扁钻。问题在于你们这廿个受他阻碍的人没有种推开车门,很果断地让他知道你们不齿他的行为,你们很愤怒!

    经过郊 区,我闻到刺鼻的化学品燃烧的味道。走近海滩,看见工厂的废料大股大股地流进海里,把海水染成一种奇异的颜色。湾里的小商人焚烧电缆,使湾里生出许多缺少 脑子的婴儿。我们的下一代——眼睛明亮、嗓音稚嫩、脸颊透红的下一代,将在化学废料中学游泳,他们的血管里将流着我们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毒素——你又为什 么不生气呢?难道一定要等到你自己的手臂也温柔地捧着一个无脑婴儿,你再无言地对天哭泣?西方人来台湾观光,他们的旅行社频频叮咛:绝对不能吃摊子上的东 西,最好也少上餐厅;饮料最好喝瓶装的,但台湾本地出产的也别喝,他们的饮料不保险??这是美丽宝岛的名誉;但是名誉还真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们 自己的健康、我们下一代的傻康。一百位交大的学生食物中毒——这真的只是一场笑话吗?中国人的命这么不值钱吗?好不容易总算有几个人生起气来,组织了一个 消费者团体。现在却又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卫生署、为不知道什么人做说客的立法委员要扼杀这个还没做几桩事的组织。

    你怎么能够不生气呢?你怎么还有良心躲在角落里做“沉默的大多数”?你以为你是好人,但是就因为你不生气、你忍耐、你退让,所以摊贩把你的家搞得像个破落 大杂院,所以台北的交通一切乌烟瘴气,所以淡水河是条烂肠子;就是因为你不讲话、不骂人、不表示意见,所以你疼爱的娃娃每天吃着、喝着、呼吸着化学毒素, 你还在梦想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你忘了,几年前在南部有许多孕妇,怀胎九月中,她们也闭着眼梦想孩子长大的那一天。却没想到吃了滴滴纯净的沙拉油,孩子生 下来是瞎的、黑的!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作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 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 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你一定要很大声地说。


原载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国时报?人间》?

回应与挑战?

中国人当然不生气

罗肇锦

    一个人的人格成长,受家庭影响最大,而家庭的观念又被社会上的风习和制度所支配。这里仅从家庭与个人这个关系面来看中国人
为什么“不生气”。

    中国人常说“自己”叫“自家”,研究中国社会的学者也认为中国是一个以“家”为中心的家族社会,所以家族的观念左右着个人的行为,家族长辈根深蒂固的想法 自然成了个人立身行事的不二目标。如此一代传一代。反复实施,才造就今天这种“不会生气”的性格。这种性格相袭传衍太久远了,所以平日立身行事只知道遵行 而毫无自觉,只知接受而没有是非,只懂得“照着做”却说不出“为何做”的道理。当然对他所做所为更无所谓生气或不生气了。所以中国人是“不会生气”的民 族。譬如:家里希望我努力读书,将来赚钱,光耀门楣,是为我好,我为什么要生气?家里告诉我出外坏人多,不可轻易相信别人的话,是担心我上当;我为什么要 生气!

    家里叮吟我不可随便救助陌生人,免得惹祸上身,是怕我吃亏,我为什么要生气?家里教导我不可乱说话,“小孩子有耳无嘴”才不会得罪人家,更是替我设想,我更不会因此生气。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