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EMO了好一陣子。

有朋友假假來和我聊天 想開導我

有朋友給我祝福 。

對不起。如果你有因為我的墮落擔心過。

請放心,我好了。真的。

我不會再折磨自己,因為我聽到了身體的訴苦。


我的手指說:你最近狂搬東西,又不愛找人幫忙,而且你知道我受傷了嗎?我快虛脫無力了。

我的胃說:你每天沒胃口吃,可是我很餓,我很空虛。

我的腦說:你的負情緒太多,我被壓得喘不過氣了。

我的腳說:你到底還要跑多少次,搬傢具的重量很難承受。

我的眼說:你一直睡不著,睡了一下又醒來,我都沒辦法休息。

我的肝說:你再喝咖啡給我試試看。


原來他們也那麼健談。我從來都沒好好和他們聊天。

那一夜,我和他們聊了一夜。

最後我的心告訴我:爲什麽要把別人的錯攬到自己的身上,然後獨自痛苦?

它還說:你那麼辛苦,別人在逍遙自在,何必?

最後。它哭了。我沒哭。


no more.

張小宇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